彩运网cy222彩票登录

看来他们是打算在这里长坐了而眼前的太守的兵

 两个饿极了的渔民,想要趁着夜色,下淮河,打捞一些可以充饥的鱼虾来,虽然孙权那边已经下来严令,但是饿瘪了的肚子依旧让他们壮大了胆子,决定在夜里没人的时候,摸下河,起码也能让他们活过这段日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来来!这边!这边!”扒开了一片的杂草,里面漏出来了他们藏好的渔船,两个人一人在头,一人在尾,一点一点的将渔船拖进了河里。
 
    赶紧商船,一个渔民撑开竹篙,一个渔民撒网不老,连个人一看就是老手,很是熟练的操作着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诶?”忽然,撑着竹篙的渔民很是疑惑的望向了河面上的一处,借着月光,河面上也被映射的透亮,而看着哪一出,来偷偷捕捞的渔民感觉到了那个地方的不同之处,只看渔民疑惑道那处是一小块漂浮之水面上的枯枝和杂草…………
 
 
    “诶!诶!你快看!那边是咋回事!”渔民很是看着眼前的画面,感觉到有些诡异,这是什么天,马上就要进夏天了,这河面上怎么会出现枯枝和杂草啊?
 
    这也就是有经验的老渔民能够看出来,要是外行人肯定是根本不懂,另一个渔民一直都在紧盯着自己洒下的网,这一会正往上的拉网呢,哪有功夫搭理他,今天收获不小,回去可以过一段日子了,心里正美着,身边的那位兄弟不停的推自己,渔民一边拉网一边很是不乐意的埋怨道:“诶呀!你干啥啊!赶紧帮我拉网,今天有不少大鱼啊!”
 
    而另一个人越是看那边越是不对劲,哪有心思在大鱼了,赶紧一搬那人的脑袋,指着不远处,道:“你看!你看!那里怎么回事!好像是有人影!”
 
    “人影?”拉网的渔民大惊,马上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他们两个干这事,可是提着脑袋干的,要是被人发现那就废了,赶紧抬头顺着旁边那人的手指望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就看本来平静无比的河面上,忽然显出了一个个的波纹,在河边待过的人都知道,这是睡下有东西,不一会,冒出来了几个气泡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妈呀!”两个渔民一声惊叫,根本不知道这水里到底是个什么玩应,但是那看着架势,水里不是有人就是有一条大鱼,甚至是……妖怪!二人本来就做贼心虚,一看这样的情景,哪里管的上什么捞鱼了,一扔渔网,飞快的往氨苄划去,而回头一看,那一片黑影貌似还跟了过来。
 
    难道真的是妖怪?就是奔着他们两个来的?
 
    时间都到了半夜,四周静悄悄的,就他们两个人,要是妖怪真出来了,不吃他们吃谁啊?二人吓的半死,拼劲全力划着船,终于将渔船靠在了岸边。
 
    “呼!呼!呼!”二人喘着粗气,从船上跳了下来,回头看了看,估计这应该没事了吧,都上岸了,水里面的东西估计不会追上岸来。
 
    没想到,他们这回望之下,就看到那黑影飞快的接近岸边,夹带着水面上的一片片的枯枝杂草,就看到黑影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 
    “哗啦…………”一声声出水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啊!妖怪啊!”两名渔民没有想到这玩应竟然真的追了上来,本来已经累的不行的身体瞬间有了力气,飞一般的从地上窜了起来,不要命的往河岸的反方向跑着。
 
    “嗖嗖!”两支寒光闪过,直逼疯狂逃跑的渔民。
 
    “啊!”二人齐齐的惨叫了一声,栽倒了下去,在地上抽搐了一会,便没了动静。
 
    而就看到那露出水面的合影,人就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仔细观察四周片刻,一摆手,自己率先凑水里走上了岸。
 
    就听一阵的哗啦哗啦声,一个个黑影从水面里面走了出来,而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支短小的手弩,刚才疾驰的寒光,正是这手弩发出去的箭矢。
 
    上岸的人马立即观察而后搜寻这四周,而最先上岸的两个人则是赶紧到了刚才倒下去的两个渔民身边,探了探脉搏,确定死亡。
 
    随即立即回去,就看上岸的黑影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不一会,这岸边的丛林之中,就多出了千余个黑色的影子,每个黑影可不是在这夜色下看不清面目,而是真的是黑黑的影子,可以判断出来,他们都是人,但是每个人身上却都穿上了黑色的紧身衣,可以看得出来,那是用不知道某种动物的皮做成的,通体黝黑,知道上面,还带了一个帽子,将每个人的脑袋都包裹了进去,而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涂满了黑色的颜料,显得就是一个全部都是黑的人影,一点一点的从水里冒了出来,加上夜色的掩盖,要不是河面上被月光映照的透亮,根本发现不了,怪不得那两个渔民一看到这帮人就以为是妖怪,正常人哪有长成这样的?
 
    不仅仅是这样,每个人的脚上也穿的不是鞋子,而是一个个有一点想鸭蹼形状的薄薄的木板,并且木板也是租了防水处理,很是轻盈还不会因为在河水的浸泡下腐烂,嘴上还带着吸管,直接一个罩子盖住了口鼻,而吸管的另一端很馋,直接延伸到了头顶,每个人后背都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裹,可以看得出来,里面装的应该是兵器什么的,加上每个人手里的手弩,怎么都有点海豹突击队的架势!
 
    “统领!”一个人走到最中间,对着一个跟其他人外表都一样的人说道:“已经看过了,四周没人,貌似江东的巡逻队没有在岸边的陆地上搜寻!”
 
    “这里距离庐江城多远?”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,给这暖和的春末的夜晚增添了一丝丝的凉气。
 
    那人立即说道:“禀告统领,此处距离庐江上不超过十里!”
 
    “嗯!”那冰冷的声音答应一声,点点头,思索片刻,缓缓道:“看来江东的兵马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潜水过了淮水!”
 
    一旁那人立即符合道:“统领说的没错!江东的人马一直都在这淮水河面上用小船到处搜寻,岸边的巡逻就少了汗很多!”
 
    那冰冷的声音缓缓道:“消除痕迹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一旁的士兵答应一声,立即将那岸边的小船,还有已经撒下去的渔网全部收了回来,放在隐蔽处隐藏了起来,而那两具渔民的尸体,也是立即找一个地方掩埋。
 
    看着两具尸体,他们死的是毫无有,只能怪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,那冰冷的声音看着两个已经冷冰冰的尸体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怪不得被人,要怪,就怪这混乱的天下吧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所有人处理得当,立即将身上的装备都弄了下来,连夜抹干净,打开身后的包裹,里面竟然是一件普通的百姓的衣服,加上一件狭长的武器…………
 
    整整一夜,这千余人分批次一点一点的出了林子,这都是为了不让外面的江东兵马发现,直到天亮,这千余人都还没有走完,不过天亮之后,百姓也渐渐多了起来,想要蒙混出去也就容易了很多…………
 
    庐江城,也算是淮河流域十分繁华的城池,虽然屡次遭到战火的侵袭,但是庐江毕竟压实淮河南岸的大城,更是扬州少有的几个商业为主的城市之一,自打孙权占了庐江一来,庐江的经济更加的发达,江东的客商源源不断的涌了过来,而淮河两岸也是物产丰富,也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江东,所以庐江每天的流动人口都十分的复杂,流动人口多了,当然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人多了,便会滋生任何事情,所以孙权便拍了诸葛瑾,这个处理内政十分得当的人来坐镇庐江,诸葛瑾也算是称职,将庐江治理的井井有条。
 
    但是战事一响,所有事情都已经变了,淮河两岸全部封闭,周瑜可是要谨防河对岸的田豫大军忽然就打了过来,而庐江距离淮河那么近,当然也就成了第一个禁严的城市,可是这老百姓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,没了淮水,诸葛瑾这边也就是赶紧安抚浮躁的百姓,更是要谨防敌军钻空子,只可惜,他这回碰上的,可不是一般的敌军…………
 
    昨夜上岸的千余人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但是对于庐江这样流动人口比较大的城市,根本就不算什么,别看如今禁止报信下河捕捞,但是这庐江的来回买卖的人依旧不会减少,毕竟还没到夏天,真正买卖的时节还没到,一些有心计的商家,一看如今禁止捕捞,都会赶紧过来,将以后的买卖敲定,然后赶紧付定金,顺便还能够压下来价格,毕竟是商人,什么国事家事跟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,在他们的眼里,赚钱才是第一位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这样,千余人,很是轻松的混进了的庐江城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大人!大人!”一名士兵快步的进了庐江太守的诸葛瑾的府邸,诸葛瑾正在批阅这供奉,脸上紧皱的眉头,便能看出来他现在的心情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看着自己手下的人惊慌的进来,诸葛瑾没好气的问道:“慌里慌张的,成何体统!”
 
    那士兵委屈的说道:“大人!那些渔民又来府邸门口了!都在打闹着让大人赶紧解禁,他们要下河捕捞呢!不然就活不了了!”
 
    “哼!”诸葛瑾重重的将手里的毛笔拍在了桌子上,怒声道:“难道是我不让他们捕捞吗?如今前方战事紧张,和对岸就是李林麾下大将田豫的防线,怎能让这些渔民轻易下河捕捞!赶……赶回去……告诉他们,等到战事结束,自然会解禁的!”
 
    士兵更是无奈道:“大人!这些话我们早就已经说过了!没有办法啊!那些个渔民都是靠下河打捞一些东西活命,根本不听我们说什么!依旧在门口打闹着!”
 
 第二百二十五章 杀进庐江
 
    “放肆!”诸葛瑾骂了一声,道:“那就让他们骂着吧!”
 
    “额……这……”士兵诧异的看着诸葛瑾,诸葛瑾苦恼道:“难道我就想这样吗?如今前方战事危及,不知道何时李林大军就会南下,庐江必是首当其冲,诶……当初主公也不知是怎么想的!”
 
    “但是……”士兵满脸苦相的指了指门外,由于不惧道:“门外的那些百姓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诸葛瑾无奈道:“就算现在赶走他们,难道他们就不会再来吗?都赶了多少次了,现在某暂时还没有办法!你等且能打发就打发走,要是硬是不走的,那就留在门口吧!反正我诸葛瑾的名声,在庐江,早就已经毁了!”诸葛瑾这要是无奈之举,既不能违抗主公之令,有不愿意违了百姓,只能回避百姓了,反正一切都要在战事结束之后才能有定论!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无奈拱手答应,回身要走。
 
    “等等!”诸葛瑾摆摆手,士兵回头疑惑道:“大人还有何事?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叹一声,诸葛瑾缓缓道:“那些不愿意走的百姓,也都是苦命之人,到了吃饭的时候,分他们一切干粮吧!”
 
    “大人仁慈,小的记下了!”士兵有些感动,对诸葛瑾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“下去吧!要处理妥当!”诸葛瑾在此挥了挥手,士兵点点头,缓缓退了下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此时就在门外,已经有了上百的百姓,不停的大吵大闹着,周围更是围满了百姓看着热闹,一旁的阻拦的士兵们也都是愁眉苦脸,太软不行,太硬了吧,有容易矛盾激化,只能暂且阻拦下来,看看自家大人怎么处理了。
 
    而那个府门打开了,刚才进去的士兵有走了出来,看到外面闹腾的百姓,无奈的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,结果可想而知,更加闹了,不过百姓都有怕官府的一面,闹归闹,要说暴动,他们怎么敢呢?起码……现在不敢…………
 
    夜色渐渐的降临了,太守府的门口,依旧坐着几十个百姓,看来他们是打算在这里长坐了,而眼前的太守的兵丁也是没有办法,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,劝说的话,能说的都已经说了,根本没用,支起一个个火把,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。
 
    “来!这是大人给你们的吃食!”士兵拿着一筐子面饼出来,诸葛瑾也不富裕,也只供得起这些个渔民这些了,众渔民闹腾了一天,早就累的不行,一看到吃的东西,就跟见到了亲娘一边,疯狂的冲过了上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夜色更深,守在门口的士兵都已经昏昏欲睡,但是眼前的渔民,看来今夜是不会走了,反正天也不冷,这些个人要坐就坐着吧,就算是睡在了大街上也没啥事,这样的天,感冒都得不了。
 
    但是就在这几十个人之中,已经有人蠢蠢欲动,十几个人在互相交换着收拾和眼神,随即齐齐的微微一点头,缓缓的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诶?”守门的士兵看到有人站了起来,不知道怎么回事,揉了揉眼睛,指着那些人问道:“你们干什么那?”
 
    “哼!”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很是不满的哼了一声,指着士兵道:“我们都活活的等了一天了,大人怎么不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!要知道他有人发饷,我们可是还要靠着淮河活命呢!”
 
    “诶!又来了!”士兵小声嘀咕了一声,还是那些事情,无语的说道:“我家大人何其仁慈,要是你们碰到了别人,早就给你打跑了,我家大人还怕你们饿到,给你们吃食,你呢还是赶快走,放心,等到战事结束,肯定会解禁的!”
 
    士兵涛涛不绝的说的,今天白天说了一整天,这套说辞早就熟悉了,但是他没有发现,对面那士兵,已经跨过了好几个人接近了过来。
 
    看着那人竟然还走了过来,还以为那人是要上前理论,士兵很是气恼的一指那人,道:“诶!我说你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士兵说了一半,但是他说不下去了,就看快步上来那人忽然窜了过来,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,瞬间眼前赶到了模糊一片。
 
    不错,那士兵一刀割断了那士兵的喉咙,回头立即向自己的同伙喝道:“动手!”
 
    “嗖嗖嗖…………”忽然本来站起来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支支的手弩,射向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士兵们。
 
 
版权所有:彩运网cy222彩票,彩运彩票网入口导航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